2019.3.8-10

温州国际会展中心
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塑胶】原料已疯!山东、江苏、广东再现大面积停产!
浏览次数:297 发布时间:2018-08-18 字号:

最近,化工原料的价格上涨可谓是轰轰烈烈。发轫于上游煤碳、钢铁、造纸等行业的涨价潮汹涌而下,在运输成本上涨和环境治理限产的推波助澜下,对中间工业制成品环节形成致命冲击。


焦煤涨价200%;

玻璃涨价40%;

塑料涨价30%;

铝材涨价30%;

钢铁涨价30%;

不锈钢也爆涨40%;

运费涨价33.6%;

工业原纸有钱也买不到了……


不少人感叹:原料已疯!


这轮涨价潮为什么如此凶猛?除了环保、安监督查外,中美贸易战、中东紧张局势,川普的“突然退群”、委内瑞拉选举其实都为化工产品上涨之火添了一把柴。


企业大面积停产,部分原料严重缺货,甚至有钱也买不到货,大部分企业被迫停止接单。


“我们厂已停工多日,计划放假一个月”;“原材料采购成本压力大,老板为了资金链平稳,近日开始半停工,员工轮休中”;“原料供应中断,员工放假了”......涉及广东、浙江、山东多家生产企业。


山东、江苏、广东对企业“下狠手”!限停关闭不可避免


1、6月青岛2000余家化工企业或将限产停产,供应紧张或引发涨价潮


2018年6月9日至10日上合组织峰会即将在青岛举办。而作为中国化工大省,山东共有化工企业9000余家,规模以上企业占37%,青岛市则有化工企业2000余家。


据山东某厂家反映,为避免安全隐患及减少不必要的事故麻烦,厂家将从5.20-6.15期内停工休整;与此同时,物流企业也会因为部分区域的停运而受到极大的影响。




2、江苏掀起环保风暴


近日,江苏省省级环保督察已经开始,组建了3个省环境保护督察组,相继完成进驻。江苏灌南县更是要求化工园区所有企业一律停产整治!



自沙溪镇启动新一轮化工行业整治行动以来,将区域内的28家化工企业整治目标,其中22家化工企业实现关停,6家企业进行优化提升。


而在化工大省江苏,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力度远超于此。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底江苏将关停低端落后企业2000家,到2020年化工企业数量大幅减少,化工生产企业入园进区达到50%以上。


梳理发现,2018年江苏省地区公开的计划数据中,无锡计划关停的化工企业数量最多,达到255家。




“没有环评手续,不是我一家,一直以来大家都这么做的啊。”


“闷头生产的那个时代已经过时了,一定要抬头看看天,不然就被时代淘汰了。”


孟河镇是享誉全国的汽摩配名镇,全镇有2800余家企业从事汽车摩托车配件生产,占工业企业总数的80%以上。


孟河镇副镇长蒋功伯告诉企业,闷头生产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倡导绿色经济,倒逼转型升级已是大势所趋,而且工业用地税金已与环保能力挂钩,今后发展一定要抬头看天,不然就要被时代淘汰。同时告知政府不会偏袒任何人,但凡触碰法律底线的,坚决取缔。


今年6月该镇将继续在全镇开展“散乱污”企业整治月行动。届时,将对全镇的“散乱污”企业进行系统摸排,因企施策,关停并转,实现“活血化瘀”。


3、广东2019年底将消灭“散乱污”企业


  • 淘汰高污染高排放行业和企业


各地级以上市要于2018年6月底前,全面梳理本行政区域内钢铁、水泥、玻璃、化工、陶瓷、造纸、石材、有色金属等高污染行业企业和涉挥发性有机物(VOCs)行业企业,清查相关行业中能耗、环保等达不到标准以及属于落后产能的企业。



  • 淘汰整治“散乱污”工业企业


各地级以上市要于2018年年底前完成城市交界处、工业集聚区、村级工业园“散乱污”工业企业整治,2019年年底前完成“散乱污”工业企业专项整治,并及时复查巩固整治成果。


4、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尽管有很多外国专家指出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不可持续,得不偿失,但我们为了发展经济迅速强大,只能对环境污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曾经祸害过英伦和北美的雾霾再次笼罩了北方大地,并且迅速向周边扩散。


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环保污染问题要想在几年之内解决,无疑非常困难,但又必须尽快处理,所以我们迎来了一轮比一轮严格的环保风暴。




自2016年起,我们已经感受过环境污染带来的清算式危机,2018年,情况恐怕更加糟糕。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化工、化纤、纺织、塑料、印染等行业所必需的原材料迎来暴涨。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在情况最为严重的造纸、包装及印刷行业,纸价一路疯涨,个别纸业十天内三次提价,但仍然出现了有钱买不到纸的情况,导致大量企业停止接单。


中国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处于沸腾状态,大量企业被卷入疯狂的涨价漩涡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涨价潮是由一系列清算式危机、价格机制长期扭曲和突发性事件引发。由于矛盾积累过多、信息不透明、加上人们的恐慌心理,导致工业制成品价格短时间内陷入失控状态。


1、清算式危机


  • 天量印钞面临清算


这一次的涨价潮称得上一次突发性的通货膨胀,原因自然是与过去8年超发的天量M2有关。2008年,中国的M2是47.5万亿,2016年M2数据是149万亿。


过去几年,政府试图建立楼市和股市两个货币池子来锁住超发货币,但股市被一波人造牛市玩残,楼市泡沫的高压锅被政府强行盖住,导致流动性泛滥。



在这里,要抨击一下那个因害怕超发货币引发物价飞涨而设立的“货币池子”的形而上学理论,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就是:大量拥房者感觉到财富倍增了,但物价却非常低廉,于是拼命消费,反正什么事都不用干也能赚到比打工一辈子挣得还多的钱。


这种虚假繁荣一方面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另一方面大量真实财富被过度消耗,加剧了人民币的泡沫化。换句话说,未来通货膨胀的程度可能远比想象的严重得多。


如今,天量M2被清算的时刻即将来到,政府面临着要么刺穿楼市泡沫,要么承受剧烈通货膨胀所带来的致命考验。


  • 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中国经济开放三十年来,尽管有很多外国专家指出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不可持续,得不偿失,但在各种“阴谋论”的揣度下,政府对环境监管的底线一再失守,而无处不在的腐败纵容了企业大量偷排。


终于,曾经祸害过英伦和北美的雾霾再次笼罩了北方大地,面积迅速从去年的56万平方公里扩散到100万平方公里。



非常不幸,2016年再次赶上了这场环境污染带来的清算式危机。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工业领域所必需的原材料开始暴涨。


  • 楼市泡沫进入清算期


08年来的房地产大跃进,给中国的煤碳、钢铁、水泥、建陶、卫浴、家具、家电、灯饰、五金、包装、印刷等行业带来了空前的繁荣,也制造了空前的危机。


这些行业的产能被以数倍的倍率放大,如今随着中国住房的严重过剩和年轻人口的锐减,这些行业面临着清算式危机。




一方面与房地产相关行业的产能淘汰将会非常残酷,另一方面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反过来又影响到居民消费,导致产能进一步过剩。


悲催的是,这些行业屯积了大量的就业人口。比如煤碳、钢铁等行业,动辄维系着数十万人的饭碗,在负债高企、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提价来苟延残喘。


2、价格机制长期扭曲下的报复性反弹


08年的经济刺激后,中国的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均呈现狂热状态。从2012年开始,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市场价格机制开始扭曲。


这期间中国经历了长达四年前之久的PPI持续下滑,而且还是在人工、厂租、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大幅爬坡的情况下出现的。



3、偶发性事件导致涨价


另外,社保缴费增长、人民币汇率下跌、公路治超、房地产调控、公务员及军警加工资等偶发性事件,都对此次涨价有重大影响。特别是汇率下跌,导致一些纸业巨头不敢从海外采购废纸和纸浆,导致纸价疯涨,甚至一纸难求。


然而,涨价还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消费市场的疲弱和前景渺茫。



那么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来了,当通胀传导到终端消费品领域,必将导致内需更加疲软,从而产生新一波产能过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细考如今的中国经济形势,出口、内需、投资三架马车齐齐趴窝,科技创新还没有形成新的动能,全民创业不过是延后了就业危机。


但是,我们依然还有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为创造就业的企业减负,为身背“四座大山”的人民减负。


留给中国实体行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减负真的会到来吗


4、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中国很多中小企业基本靠逃税活着,中国的宏观税负高达38%左右,远远超过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甚至超过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



从税费负担而言,中国企业的税负痛苦指数如果是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再比如融资难,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从改革伊始就成为学术界的显性问题,然而,研究到今天,这个问题仍然停留在呼吁阶段。


在过去近40年来,中国80%的信贷资源流向了贡献了GDP不到40%的国有部门,贡献了GDP超过60%的非公企业,从主流的信贷机构获得的信贷资源不到20%,中国80%的中小微企业几乎靠民间借贷活着,靠非法的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血液。


如果说,中国实体经济的溃败不是因为这些情绪化的总结,真正的症结何在?中国实体经济和制造业走到今天的十字路口,这是一种宿命和轮回。


以制造业为例,过去中国制造能够异军突起,关键在于劳动力成本的廉价,因此中国在产业政策上选择了全球产业链最低端的加工制造,也就是给世界打工的模式。更准确一点讲,中国不是“世界工厂”,而是“为世界工厂”。



这种模式既成就了中国过去的成功,但这也是今天中国制造和实体经济陷入尴尬和困境的主要原因。再说透彻一点,过去中国发展模式最大的经验就是廉价的劳动力和对接全球产业链的低端。


我们的一切制度,我们的一切机制都是为这样的模式而准备的,在人口红利的周期下,这种玩法即使税费负担重、融资难,但也能活下来,一旦人口红利结束,这种模式的各种弊端就会显示出来。


因此,税费负担也好,还是社保等人力成本上升,融资难,都不是中国实体经济被打垮的原因。中国实体经济走到今天,根本原因是让我们过去取得成功的经济体系,经济模式已经丧失了竞争力。



中国的税费负担承重,企业融资难,政府过于对房地产的依赖让整个实体经济处于尴尬的境地,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意识不到我们以前赖以成功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在我们成为庞然大物之后,我们整个国家,而不是个别企业走进了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地带。这个地带需要更多的创新,需要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制度生态创造新的竞争力否则你将走不出任正非所言的无人区,你只有死。




现在是中国需要重构竞争力模式的关键时刻,重塑竞争力模式的关键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不动摇


抛开中国的制造业不论,中国经济在过去40多年的成功,不外乎“改革、开放、包容”六个字,让想赚钱的去赚钱,承认企业家在社会中的地位。这六个字可以诠释中国的过去,也决定中国的未来。


除了四万亿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影响,没有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因为制造业,包括现在的美国。



当中国人傻乎乎的以为美国人不玩制造业的时候,美国的制造业的竞争力仍然雄踞全球第一第二的位置,美国的制造业规模仍然是全球第二,仅次于中国。


如果按照GNP而不是GDP算,美国的制造业总规模远高于中国,富士康在中国生产的苹果手机,按照GDP算中国的,按照GNP,那是美国的!


温州德纳展览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上江路198号经开区商务广场B幢1403室
电话:0577-88902222 传真:0577-88901788 
Email:donnor2@donnor.com

组织机构

主办:中国机床总公司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浙江德纳展览有限公司

承办:温州市模具协会
   温州德纳展览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8 德纳展览 | 浙ICP备05042097号 | 浙公网安备 33030302000274号 技术支持:联科科技



&